首页 > 媒体报道 > 信义兄弟基金会向困难农民工再伸援手

信义兄弟基金会向困难农民工再伸援手

寒冷冬日 温暖与希望在涌动


楚天都市报副刊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名钰通讯员卫明珠

    1222日,冬至,武汉迎来最冷的时节。但在湖北省信义兄弟农民工帮扶基金会(以下简称“信义兄弟基金会”)内,人们却感到阵阵暖意在涌动。

    当天,信义兄弟基金会为8位困难农民工发放了帮扶基金。这是信义兄弟基金会在2015年的最后一次帮扶活动,共提供帮扶金32000元,受助人员感激不已。“我们只是尽自己微薄的力量来帮助大家,我们会一直行动下去,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信义兄弟基金会工作人员说。

    受助人:姜升,20

    身患再生障碍性贫血获资助

    1222日一大早,家住孝感的张华萍在前往信义兄弟基金会的路上,心中既高兴又忐忑。张华萍年仅20岁的儿子姜升身患再生障碍性贫血,这让本就贫困的家庭更显窘迫,好在信义兄弟基金会及时伸出援手。

    20134月,张华萍和丈夫带着儿子姜升一起前往黑龙江打工,一家人在工地上做临工。“家中虽然穷,但是好歹一家人在一起,也值得高兴。”张华萍说,但是好景不长,当年8月,儿子开始身体不适,连续高烧不退,在医院检查,被告知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得知这个消息,张华萍和丈夫急坏了,急忙带着儿子回到武汉住院。

    医生说,要么手术要么保守治疗。30万元手术费,对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就是天文数字。一家人商量过后,决定采取吃药的保守治疗方式。从20138月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姜升每天早中晚都要吃药,一个月光药费就要7000元左右。目前,家中已经欠债20多万元。

    因为儿子的病情,现在张华萍没有在外干活了,就在家中种地,却也因为长期的压力,在下地干农活时把右手摔骨折,耽误治疗而不能干活。丈夫没有固定工作,也只能靠打工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儿子很懂事,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也会帮我干干农活。”张华萍说,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能让儿子健康起来。“真的很谢谢!”说到信义兄弟基金会伸出援助之手,张华萍哽咽不已,再三对基金会表示感谢。


受助人:余凡,30

    家中顶梁柱不幸患上结肠癌

    “谢谢!你们真的是雪中送炭!”家住黄陂李集街的余凡拿着信义兄弟基金会工作人员递上的帮扶基金,感激不已。

    30岁的余凡本是一家的顶梁柱,在工地上打工,维持一家五口生活。今年3月,感觉身体不舒服的余凡去医院检查,查出患有结肠癌,这对一家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一家人东凑西凑借来了10多万钱,让余凡做了手术。做完手术,后期的治疗费用也是让一家人发愁。除了借来的钱,只有余凡老父亲的一点补助,维持家人生活。本来在家照顾老小的妻子不得不帮人卖菜,挣一点家用。“听村里的人说起过信义兄弟农民工帮扶基金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真的得到了帮扶。”余凡说,医生告诉他,明年3月复查以后,如果身体没有问题了就能工作了。他希望自己能快快好起来,担负起家庭责任,也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帮助他人。



受助人:曹祥喜,51

    我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

    曹祥喜今年51岁,忍着腰疼腿疼在工地上打零工。“咬着牙也挺过去。”曹祥喜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他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自己不能倒下。

    曹祥喜的妻子患有精神病,丧失劳动能力。儿子今年24岁,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肾炎,目前已在协和医院住院2次,共花费10多万元。“现在每月看病吃药的花费也有5000元左右。”他说,给儿子看病前后花了不少钱,都是找亲戚朋友借的。“我觉得很对不起家人。”曹祥喜说,因为儿子和妻子身体都不好,他要在外打零工,一些家务还需要85岁的父亲来帮忙,尤其是他自己不在家时,父亲还要做饭给家人吃,自己觉得很不忍心。

    在电视上看到信义兄弟基金会的新闻报道,他抱着一丝希望找到了基金会。“真的只是抱着一丝丝希望来的,如果得不到帮助,也不会太失望。”曹祥喜说,自己没有想到基金会工作人员热情接待了自己,了解自己家里的情况。接到通知的时候,他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非常感谢信义兄弟基金会,我觉得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曹祥喜说。


受助人:江建新,44

    不幸患白血病希望早日好起来

    “我本来就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因为生病,家人没有少吃苦,我希望自己能赶紧好起来,重新开始工作,让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受助人江建新拿着帮扶基金说出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江建新本来在一家单位开车,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好歹也能保证一家人的温饱。但是,今年3月,江建新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走起路来腿都发软,去医院一检查,发现自己患上了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

    江建新告诉记者,家中本是一儿一女,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依然很幸福。但是女儿小时候却因铅中毒导致精神二级残疾,妻子常年在家照顾女儿无法外出工作,儿子大学在读,自己是家中的唯一劳动力。“拿到检查结果,一家人觉得天都塌了。”江建新说,知道治疗费用后,自己本来很犹豫,但是想着,如果自己倒下了,这一家就完了。于是家人四处借钱凑手术费,今年6月江建新做了骨髓移植手术。

    现在,江建新身体状况稳定,但后期药物治疗还不能停。目前,江建新每个月吃药仍要花掉近6万,除了报销费用,自己也要承担3万余元。“现在家中还是负债累累,我要努力争取早日好起来。”江建新说,他很感激信义兄弟基金会雪中送炭,希望有机会能回报社会。

受助人:梅航,19

    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即将完成大学学业

    “我和他奶奶年纪大了,没有多少能力了,还好孩子明年就毕业了。”1222日,受助人梅航的爷爷代他来到信义兄弟基金会领取帮扶基金,对于得到帮扶,老人感激涕零。

    7年前,梅航父亲因重病去世,母亲也随后改嫁,12岁的他全靠年迈的爷爷奶奶拉扯大。还好梅航争气,在2012年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明年就能毕业。

    68岁的爷爷梅汉礼,以前还能在建筑工地上打点零工维持家庭生活。现在年纪大了,工地上不再需要他。梅汉礼只能回家种一点粮食,但是只有棉花能卖一点钱。自己再种一点菜,解决日常的伙食问题。

    之前梅航父亲治病花了40多万元,除了报销的费用,其他欠款也都是两位老人省吃俭用还上的。目前,家中还有两万多元欠款没有还清。“我从小就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爷爷奶奶成为我唯一的依靠。”梅航说,毕业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年迈的老人,也希望尽自己微博的力量去帮助别人,回报社会,将爱心传递。

受助人:康康﹙化名﹚,8

    突发意外导致三个手指坏死

    康康今年8岁,本来是应该在家享受父母宠爱、和同龄人一起欢乐玩耍的年龄,却因为父母在外省服刑,而寄住在二伯家,又因意外导致四级肢残。

    1222日,康康的二伯代他来到湖北省信义兄弟农民工帮扶基金会,领取基金会提供的帮扶金。

    2011年,康康父母在河南因交通事故而服刑,父亲需要服刑12年,母亲服刑9年。为此,二伯将他接到家中。没想到,没多久,由于家中电线老化引发火灾,一场大火烧掉了所有家产。二叔下岗在家,仅靠二婶的退休工资,一家人生活也是捉襟见肘。

    2012年,厄运再次降临在小康康身上。那天,他和堂姐在家中玩耍,突然倒下的玉石板砸在右手上,突然发生的意外将康康吓傻了,感觉到疼痛才开始大声哭喊。到了医院,右手的三个手指已经坏死,即使做完手术也不能活动自如。医生说,康康必须在12岁以后再做一次手术。“孩子那么小就经历了那么大的手术,因为麻药的原因,孩子的记忆力也不好。”康康二叔说,康康现在连生活都不能完全自理,他只希望孩子能健康。同时,他们非常感谢信义兄弟基金会的帮扶。

受助人:安树池,51

    因病失去劳动能力一家人无生活来源

    1222日,51岁的安树池在丈夫陪同下来到湖北省信义兄弟农民工帮扶基金会。她由于身患甲状腺机能减退、类风湿关节炎,不能干活,丈夫在家照顾她,也不能外出打工。没有生活来源的一家人,对伸出援助之手的信义兄弟基金会感激不已。

    安树池是黄陂人。她告诉记者,因身体不好,已经吃了12年的药,一天也没有停过。丈夫因为要照顾她,只能在家务农,偶尔外出打零工。“虽然现在每个月吃药只要400多元,但是对我们来说却依然是万分艰难。”安树池说,这笔帮扶基金已经能解决一家人好几个月的生活问题了,很感谢基金会的帮助。

受助人:余和勤,43

    每个月家中药费需两千多元

    1222日,邓小丫来到信义兄弟帮扶基金会,代替儿子领取帮扶基金。67岁的她已经满头白发,身子显得十分单薄。她告诉记者,在儿子和老伴生病之前,自己体重122斤,现在体重已经不到90斤。

    因为自己不识字,这次帮扶是儿子向信义兄弟基金会申请的。儿子患有急性腹膜炎,老伴患直肠恶性肿瘤,她自己没有收入,只能靠媳妇打零工,加上300多元的低保维持生计。她告诉记者,老伴的病情是需要化疗的,但是由于经济原因,老伴化疗一次后就没有再化疗了,只有靠药物维持。但是每个月儿子和老伴的药费也需要2000多元。“这次得到你们的帮助,真的是减轻了家中不少压力。”邓小丫在离开基金会之前,再三拉着工作人员的手感谢。

 

【责任编辑:蒋志鹏】

欲了解更多相关讯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